英雄聯盟無限火力【電影《英雄》的藝術美及色彩語言應用研究】

來源:班主任總結 發布時間:2019-07-23 04:54:36 點擊:

  [摘 要] 張藝謀的電影創作活動已經超過了曆史概念與美學概念上的“中國新電影”的界限,他的電影作品成為中國電影發展史中的特殊階段,而他本人也成為一個特殊的電影人物。2003年,張藝謀創作的電影《英雄》在上映之後引來諸多電影學者的評論,褒貶不一,然而無論如何,這部電影确屬一部經典之作,因為它構建出了一個美的意境,以色彩語言讓觀衆們感受到影片的美感。本文對電影《英雄》的藝術美與語言特色進行賞析,從美學的角度來研究張藝謀電影的藝術特色與象征意義。
  [關鍵詞] 《英雄》;藝術美;色彩語言;應用性
  随着時間的發展,張藝謀創作的電影《英雄》上映已經有九年之久了,從當時的喧嚣到如今恢複的平靜,我們重溫當年的電影作品,依然有着諸多感動。戰國時期的七國并行,秦王連年宣戰,将其他敵人消滅,在兩千年後的今天,這部電影用特殊的藝術表現形式,為我們演繹了這支悲壯的英雄贊歌,解讀了過去那段歲月中英雄的真正含義。《英雄》中的藝術魅力與色彩語言是這部作品中引人注目的元素,可以說是視覺上的饕餮盛宴。所以我們對于這部電影中的藝術美與色彩語言運用的研究,是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的,有助于理解張藝謀電影作品的深刻主題内涵。
  一、電影《英雄》中的藝術美
  不同的電影具有不同的審美藝術,具有各自的特征,從這樣的角度我們可以看出電影《英雄》中不同以往的審美追求,張藝謀為我們用特殊的電影藝術語言制造出一個美的世界。
  (一)唯美的畫面
  不管是空曠的西部景色,抑或是淡雅的南方秀麗的山水以及威嚴的秦朝皇宮。這些景物畫面都為我們傳送了一個信息——《英雄》為我們刻意營造出一個非同尋常的唯美意境。電影告訴我們如果用眼睛觀察這個世界,那麼這個世界到處都是美麗,蔚藍的天空中不斷變化的雲朵是美麗,廣闊的黃土地是美麗,不斷穿梭的利箭也是美麗。人們的力量是美麗,速度是美麗,甚至連死亡都是壯麗的。張藝謀用極其強烈的視覺沖力激發出觀衆們的審美愉悅感受。
  (二)溫婉壯美的音樂旋律
  電影《英雄》的創作背景是中國曆史上著名的“荊轲刺秦”的典故。我們說荊轲是一位帶有悲劇色彩的英雄,曾經古詩中“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營造出悲傷的氛圍,讓我們感受到十分蒼涼與悲壯。而《英雄》的劇本就保存了這個主題,溫婉哀傷的小提琴音樂旋律像在給人訴說往事,構建出一種蕩氣回腸的氛圍。假如小提琴突出了電影的悲涼主題,那麼沉穩厚重的大提琴音樂則突出了電影主題的悲壯。我們從聲音角度看到音樂可以營造出電影的特定情境,電影中還有其他地方用特殊的聲音來表現出作品主題的。例如交戰情節中的兵刃相見,這些金屬碰撞的尖銳聲響仿佛帶觀衆們回到了幾千年前的秦朝;清婉悠揚的琴聲與琴弦斷裂的聲響為後面緊張的劇情做好鋪墊,《紅樓夢》中當妙玉聽到黛玉彈琴斷裂的時候,暗叫不好,這裡也有着聞琴知意的含義;當飛雪仰天哭泣與如月痛哭時的魂不守舍,哭聲劃破天際,深入人心,這時候的哭聲可以說達到整部電影的高潮,進而強化了悲涼的主題。電影中所有的角色都在為家、為國與天下擔當着責任,他們有着隐忍的性格,這裡的哭泣給人們一種痛快的宣洩,進而帶動了觀衆們的情緒。
  (三)人物對白的含蓄簡練之美
  一部電影中的經典台詞往往是電影的核心精髓所在,雖然《英雄》中部分人物對白欠缺創意,但是依然有精彩之處值得我們回味。簡練内涵的語言為塑造人物形象起到重要作用,并且可以給觀衆們留下巨大的思考空間。例如殘劍的一句“還有你”,表現出他對于愛人的一往情深;“我隻要你拔劍”,飛雪一句話表現出她愛恨分明的俠女性格。張藝謀與其團隊在創作中大量汲取了傳統文化的精髓,運用簡練的語言直戳傳統民族藝術的核心之處,人物台詞含蓄内斂并值得我們去感悟。一句“武功琴韻雖不相同,但是原理相通”,為我們闡明了武功、琴藝雖然分屬于兩種技藝,但是卻有着圓融貫通之處的道理。
  二、電影《英雄》中色彩語言的運用
  我們說色彩語言在張藝謀的電影作品中的功能與意義是多方面的,而他對色彩語言的運用也是多元化、多層次的,在電影中凸顯出自身的多重功能。
  (一)電影中色彩語言的叙事作用
  在張藝謀創作的電影中,色彩不隻是一個道具,而是一種語言表達形式,具有生命力。在《英雄》中我們可以看到色彩突出的語言表達能力,從電影的整體色彩結構來看,張藝謀将色彩語言作為電影的主導線索。借助三個色彩,來表述三個故事,利用三種不同色彩,将作品分為三個層次與時空。
  作為表達的色彩,《英雄》中的色彩語言不但表述了服飾,還傳達了中國傳統文化元素——道家的傳統哲學思想與俠義精神。所以在電影色彩的設計創作中,并不是以惟一一種形式出現的,而是将多種色彩與不同思想意識融合在一起。從具體方面來說,角色的服裝色彩制作方面,秦王與無名的服飾都是以黑色為主的,在電影中黑色象征了死亡,秦王掌控着天下蒼生的命運,即人們所說的“天子之怒,流血千裡”。而我們看到角色無名穿着一身布衣,他并不是真正的默默無聞,而是“流血五步,天下缟素”。所以我們可以看出,同樣是黑色的服飾,秦王的黑色與無名的黑色,但是在這麼近的距離内,卻形成了一種權力方面的抗衡。我們在現實世界中,并不能看到一個刺客具有的怒火,也看不到一個國王應有的威嚴。而兩個人就像很久沒有見的老朋友,而不是敵人。或者我們可以說,真正的敵人才能成為我們真正的朋友。所以對于無名來說,秦王是促成他具有悲劇性結局的人物形象,而這也是他一生的期待——無名渴望着死亡,這是作為刺客的他的必然歸宿。
  雖然現實世界給我們的感覺是極其素淨與安逸的,但是在幻想世界中卻是相反的,在無名設想的情節中,人們的服裝變成了紅色,這與之前統一的黑色服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古代中國,紅色是具有革命性的顔色,有着希望與激烈的寓意,無名刺殺秦王并不是為了滿足自己私人的欲望,而是為了普天下的蒼生。這種刺殺不是為了死亡,而是為了生命。所以,在刺客心中充斥着對于天下生命的關懷,而這也暗示他最終會放棄這場刺殺行動。   在秦王的幻想世界中,主要顔色構成是藍色,因為藍色象征了淡雅與恬靜,這表示了他對于刺客的來意是清楚明白的,他也并不懼怕無名。我們從某種意義上來分析,秦王自身也是曆史發展進程中的犧牲品,他主體的命運并不是自己可以選擇的。不管秦王嬴政是否是一個殘暴的君主,抑或是一個高貴的聖徒,他必須要完成屬于自己的使命。其實從内心來說,秦王也渴望出現無名這樣的刺客,渴望這種面對面的對話。他要讓所有臣民看到,作為一個高高在上的君主必須要承擔的東西。所以,刺殺這種行為成為政治學中最富有戲劇化的表演,因為它可以體現出一個政治家存在的價值。在電影的第三部分中,也是最終真相被人們揭露的瞬間,一切回到最初,通過白色與黑色的對比,就像是陰陽兩面的對立與統一的狀态。最終,秦王與無名兩人在“天下”這個問題中實現了統一的結果,兩人的殺戮與不殺都是為了“天下”。這種結果是兩種權力模式的結合,而不是俠義精神屈服于王權,所以會繼續産生刺殺行動,并且在全世界範圍内繼續出現。因為權力的沖突矛盾不會停止,而和解行為也不會消失。刺殺行為是新權力對過去權力的阻止與中斷,但是原有的權力也會按照原來的軌迹繼續走下去。
  (二)電影色彩語言拓展空間鏡語作用
  導演張藝謀運用色彩語言可以拓展了影片的鏡語空間,對于畫面構圖與場面調度具有重要意義。巴拉茲曾經說過,“彩色電影之所以可以存在,隻是因為動态的彩色具有一定的表現力與感染力。”導演就是運用了動态彩色的效果,在許多單一鏡頭中,色彩就像是富有生命的活物,産生不斷的變化。在一些自然景觀的畫面中,不同的四季景色變化屬于客觀現象,隻不過導演将其加速或者減速,讓主觀表述人物或者物體不變,而背景變化,即活動色調與固定背景色彩兩者的位置關系不斷變化,進而拓展了電影鏡語空間,産生獨特的藝術效果。例如影片中無名與秦王面對面,兩人僵持不動,而背景由白色變為灰色,再變為黑色,讓人感覺到時空轉移的感受,浮想聯翩。
  (三)電影色彩語言的情感表達作用
  我們看到張藝謀在影片創作中,色彩語言的功能永遠是多元的。在故事中三個可能的情節裡,飛雪與殘劍的情感是運用了三種色彩來展現的。第一種的紅色展現出兩人愛情的火熱程度,并且側面烘托出兩人都是理想主義者,他們是因為具有相同的理想而走在一起,但是這也暗示了兩人的愛情是具有非理性因素的,所以為後面情節中因為相互猜忌而分開埋下伏筆。在第二個層面的藍色,象征了兩人的情感是一種可以為對方犧牲的愛情境界,這是對兩人的愛情深入的表達。在第三個層面的白色,表現出兩人素淨真實的情感,最經曆種種後,愛恨終于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而這也是愛情的最佳狀态。所以,我們說色彩語言在兩人情感推進過程中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這不是簡單的語言、表情、動作可以表現出來的。電影中的色彩語言的渲染功能是難以企及的,可以說不同色彩是人物内心不同思想的具象表現形式,這是一種十分強烈逼真的形象,比簡單的語言與表情表現更加強烈。
  三、結 語
  當代電影形式與藝術風格在不斷變化中發展進步,許多文化元素運用在影片之中。張藝謀創作的《英雄》,整體上借鑒了中國傳統審美意象,不但在内容主題方面可以體現出曆史悠久的中國本土文化,而且在影片語言的運用方面十分注重傳統美學的特征。尤其是其色彩語言運用到爐火純青的地步,與電影藝術魅力相互交融,進而創作出具有獨特民族特征的電影作品。
  [參考文獻]
  [1] 于洋.試論影視動畫中色彩語言的表現形式[J].大衆文藝, 2010(03).
  [2] 許燕, 王利支.初探藝術設計專業中的色彩教學[J].武漢科技學院學報, 2006(04).
  [3] 李彥.《十面埋伏》能超過《英雄》嗎?——張偉平訪談[J].大衆電影, 2004(06).
  [4] 曹榮慶, 甄麗華. 張藝謀“深算”2000年前——從電影《英雄》說起[J].領導之友, 2004(02).
  [5] 王芳.從生态女性主義角度看張藝謀電影中的女性形象[J].長沙大學學報, 2010(06).
  [6] 趙洪義.新世紀武俠電影與傳統武俠電影之比較[J]. 長春工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07(03).
  [作者簡介] 邵林(1976— ),男,四川萬源人,碩士,邢台職業技術學院藝術與傳媒系教研室主任,講師。主要研究方向:藝術設計。張謙(1982— ),男,河北南宮人,碩士,邢台職業技術學院藝術與傳媒系講師。主要研究方向:視覺傳達。

推薦訪問:閥體 閥體 閥體 閥體
上一篇:超聲引導下甲氨蝶呤治療子宮瘢痕妊娠的臨床效果|子宮瘢痕憩室超聲表現
下一篇:最後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韓美範文網- 精品教育範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範文網- 精品教育範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号-73

http://m.juhua866857.cn|http://wap.juhua866857.cn|http://www.juhua866857.cn||http://juhua86685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