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病方》與《雷公炮炙論》中的水制法比較研究】五十二病方

來源:讀後感 發布時間:2019-07-23 04:48:42 點擊:

  【摘要】 本文在對《五十二病方》(後簡稱《病方》)與《雷公炮炙論》(後簡稱《炮炙論》)中水制法進行綜述的基礎上,重點分析了水制法所用的液體輔料,并對兩書中的個别比較特殊的炮制方法進行了闡述。通過分析進一步驗證了“減毒增效”這種最常見的炮制目的在《病方》中已有體現,而《炮炙論》的水制法則更加複雜完善,有的方法随着中藥炮制的發展和演進已經漸漸退出了曆史舞台。
  【關鍵詞】 《五十二病方》; 《雷公炮炙論》; 水制法
  《五十二病方》是馬王堆三号漢墓出土的古代方藥資料,也是迄今為止最古的醫方書。其豐富的藥物學内容早已被學界重視,相關的研究也已進行得十分深入。《五十二病方》在使用藥物之前有很多相關的處理方法,這與現代的中藥炮制方法有十分類似。《雷公炮炙論》則是第一部關于炮制的專著。所謂水制法 是中藥炮制方法的一種,是指用水或其他液體輔料處理藥材的方法。常用的有洗、淋、泡、漂、浸、潤、水飛等。水制的目的主要在于清潔、軟化藥材,以便于進行切制或調整藥性。本文試圖将現代炮制三分類中的水制法在《病方》及《雷公炮炙論》中的類似表現進行比較分析。本文根據現代炮制學“水制”概念内涵對《五十二病方》與《雷公炮炙論》中的相關方法進行歸納分類。
  水制法在《病方》中出現形式比較單一,除了頻率最高的“漬”法外(21次),另僅有“淳”出現一次。漬,《經典釋文》卷6:“漬,淹也。”《說文·水部》:“漬,漚也。”《說文句讀》:“謂水浸潤物也。”由此可見,“漬”可釋為浸漚,浸泡,沾濕。淳,義同沃。《周禮·考工記·鐘氏》:“淳而漬之。”《廣雅·釋诂下》:“淳,漬也”;《廣雅·釋诂下》:“沃,漬也。”[ ]在此處“沃”有浸漬之義,也就是說,“漬”與“淳”在本書中的差别不甚明顯。水制法形式雖然簡單,但其所用輔料卻很是豐富,有探讨分析的必要。
  1 《病方》及《炮炙論》中的水制法小結 見表1、表2。
  2 水制法所用的輔料淺析
  2.1 酒和醋 由表1所示,《病方》中“漬”和“淳”法所用的輔料多種多樣,其中酒、醯的使用達到了43.5%,無疑是當時比較常用的輔料之一;《炮炙論》中酒和醋的使用頻率僅為28.3%。直至今日,醋和酒在中藥炮制用輔料中仍然占據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2.2 水 在《炮炙論》中水的使用有所增加,其中東流水或急流水十分有特色,又有東流之水當化生東方之木,用此水炮制藥物可以補肝的說法,文化色彩十分濃厚[3]。《内經》中髒腑理論核心地位的确立對後世本草學的影響很深遠。這種現象在《病方》的水制法中未見。
  2.3 關于“溺” 《病方》中共出現了兩種表述形式即“小童溺”、“小嬰兒溺”。二者是否如馬注[2]所言都是指“小童溺”恐有待商榷。《雷公炮炙論》中也有以“溺”作為輔料浸泡,但僅見一處,“草蒿采得葉,不計多少,七歲兒童七個溺浸七日七夜”。這裡的四個7中依然具有傳統的文化特色。溺作為輔料或藥物的使用曆史十分悠久,但随着衛生觀念的加強,在臨床的使用受到限制,不過對其療效的評定應當慎重。
  2.4 藥物汁液 《病方》中用“署瓜汁”等兩種藥物汁液作為浸漬的輔料,這在後世的炮炙專著《雷公炮炙論》中所見甚多,見表2。甚至出現了以湯劑作為浸漬輔料,如還元湯浸秦艽。漬後直接入藥的11次,再進行其他炮制操作的8次,可見“漬”既可作為基礎準備工序,也可是臨床用藥前的最後炮制工藝。
  2.5 不屬于水制法的“漬” 另外,“燔數年陳蒿取其灰,冶×××傅瘃。已傅灰,灰盡漬×××摩以理去之。”中的“漬”義可能與文中它處有别。馬注:“大意是讓灰末将凍瘡内所滲出的液汁全部吸盡”[2]。但因“漬”後有三字缺文,故仍有待考證。
  3 讨論
  3.1 《病方》中已有減毒增效的炮制實例 “疽始起,取商陸漬醯中,以熨其腫處”中醯(醋)漬商陸的方法即使用現代科技來衡量仍然有其合理性。此處的“漬”,應該不是單純的“浸漬”。馬繼興的注解是:放在醋裡加熱。根據下文“熨其腫處”可知這裡肯定有一個加熱過程。有學者證明商陸經醋制其商陸皂苷甲的含量低于生商陸,毒性亦小,而且炮制後,尤其是醋制後的飲片中總氨基酸及人體必需的氨基酸也呈現非常顯著的增加趨勢,可見醋制商陸有減毒增效之功[3-4]。可見,《病方》中的炮制方法有一定的臨床實踐基礎,甚至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達到了現代炮制學最基本的炮制作用。
  3.2 《炮炙論》中藥物炮制的重點改變 相比《病方》,《炮炙論》中記載的藥物炮制方法較為複雜完善。而且其炮制的重點,已轉移到對藥性的處理,其目的大部分是為了提高藥效,減少毒性,防腐和便于粉碎等。如修治菟絲子、牛膝、鹿茸等皆用黃精自然汁浸。黃精可增強上述幾種藥的補脾益腎效果,其生津作用又可以糾正鹿茸的溫燥偏性。又如米泔水浸漬僵蠶,和現代炮制學的米炒僵蠶有一定的相似,都屬于降低毒性的炮制方法。又如蜜水浸漬紫苑、百合浸桔梗都可加強其潤肺止咳的作用。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而《炮炙論》作為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炮制學專著,其炮制藥物的方法已經漸趨完善,有很多被後人沿用,成為現代成藥或飲片的炮制規範,也有很多則逐漸失傳。
  綜上所述,水制法在兩書中都有值得論述的表現。浸漬輔料的多姿多彩也進一步認識到中藥炮制的悠久曆史和豐富内涵,尤其是《炮炙論》中17種藥物汁液的使用更驚訝于水制法的燦爛過去,不過其具體的炮制作用還有待進一步研究探讨。雖然這些炮制方法有很多在現代中藥炮制中已經難覓蹤迹,但其是否就已經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或者說其中某些合理性的内涵是否已經被發掘和繼承,這是一個值得探讨的問題,本文限于篇幅和精力暫不讨論。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在看到古醫書的合理性内涵時,不能忽視其中過于濃厚的傳統文化色彩。對于後者應該批判地繼承,不能簡單地認為一定是迷信的、局限的。
  參考文獻
  [1]謝觀.中國醫學大辭典[M].中國中醫藥出版社,1994:252.
  [2]馬繼興.馬王堆古醫書考釋[M].長沙: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1992:569,627.
  [3]殷玉生.商陸炮制方法的探讨[J].中成藥,1989,11(11):18.
  [4]王建軍,安占峰,王豔梅.淺談“水制法” 在中藥炮制中的得與失[J].新疆中醫藥,2006,24(4):60-61.
  (收稿日期:2013-07-17) (本文編輯:歐麗)

推薦訪問:閥體 閥體 閥體 閥體
上一篇:文明的碰撞與交融 [傳承與創新的碰撞交融]
下一篇:最後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韓美範文網- 精品教育範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範文網- 精品教育範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号-73

http://m.juhua866857.cn|http://wap.juhua866857.cn|http://www.juhua866857.cn||http://juhua86685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