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P測定對婦産科感染疾病的臨床診斷價值探讨:婦産科疾病

來源:公文書信 發布時間:2019-07-23 04:48:57 點擊:

  【摘要】 目的:探讨CRP測定對婦産科感染疾病的診斷價值。方法:本次研究選取2010年6月-2012年3月來本院就診的婦産科感染疾病患者60例作為感染組,選取同期體檢身體健康的60例作為對照組,并對兩組的臨床資料進行研究,感染組中婦科感染疾病患者占75%,産科疾病患者占25%;局部感染患者占85%,嚴重感染患者占15%,本次研究分析并總結兩組C-反應蛋白的臨床特征。結果:感染組中的CRP水平、WBC水平均明顯高于對照組,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P0.05)。結論:在婦産科感染的患者中,CRP和WBC都呈現升高的趨勢,CRP在患者中的表現要比WBC敏感一些,在臨床上值得借鑒。
  【關鍵詞】 CRP測定; 婦産科感染疾病; 臨床價值
  近年來,随着當前經濟壓力和社會壓力的不斷加劇,加上現階段的一些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婦産科感染疾病的發病率一直處于增長的趨勢[1-3],若控制不及時,很可能引起嚴重的後果,給患者的健康和生活有很大的影響。因而,早期對其診斷從而及時治療是當前醫學工作者研究的熱點。本次研究選取2010年6月-2012年3月來本院就診的婦産科感染疾病患者60例與同期體檢身體健康的60例的臨床資料進行研究,并分析和總結了婦産科感染疾病患者與健康者C-反應蛋白(C-reaction protein,CRP)的臨床特征,現報告如下。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探讨CRP測定對婦産科感染疾病的診斷價值。方法:本次研究選取2010年6月-2012年3月來本院就診的婦産科感染疾病患者60例作為感染組,選取同期體檢身體健康的60例作為對照組。感染組60例患者,年齡22~54歲,平均(30.2±1.2)歲,病程(2.2±0.2)年;采取用藥方式控制疾病者24例,占40%,采取手術方式控制疾病者36例,占60%;感染組中婦科感染疾病患者占75%,産科疾病患者占25%;局部感染患者占85%,嚴重感染患者占15%。兩組患者年齡、并發症、病情、病程等一般資料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具有可比性。
  1.2 分類标準 當婦産科感染疾病患者局部有腫痛的現象時,為婦産科局部感染疾病患者;如果全身都伴随發燒且有腹痛等症狀伴随的時候,為婦産科全身性感染疾病患者。
  1.3 檢驗方法 對兩組飯前進行靜脈血液的采樣,4 ml/例,進行血常規檢查和C-反應蛋白水平的檢查。采用希森美康xs-500i對患者進行末梢的血常規檢測,采取免疫單擴散法對C-反應蛋白水平進行檢測,當C-反應蛋白水平處于0.8~8.0 mg/L時,說明C-反應蛋白水平為正常值,當C-反應蛋白水平不低于10 mg/L,則檢測結果呈陽性。
  1.4 統計學處理 采用SPSS 19.0軟件對所得數據進行統計分析,計量資料用(x±s)表示,比較采用t檢驗,計數資料采用 字2檢驗,以P0.05),見表1。
  3 讨論
  C-反應蛋白(C-reaction protein,CRP)被發現于十九世紀三十年代,它産生于肝髒,是感染或者炎症急性時相的産物,在臨床是也是一種常見的對患者進行評估的指标之一[4]。很多研究發現,在感染性疾病患者中,CRP的值增高明顯[5-10]。對于婦産科來說,感染性疾病在臨床上發病率比較高,婦産科感染性疾病的感染途徑有很多種,有的婦産科感染性疾病來源于術後的感染,有的婦産科疾病起因于自身機體的免疫力下降,還有的婦産科感染疾病是由不良的生活習慣引起的[11-13]。婦産科感染疾病若不及時治療,将會引起嚴重的後果,給患者的生産和生活帶來很大的影響。因而對其及早進行診斷顯得極為重要,而當前對婦産科感染的傳統檢查方法為标本培養法,這種方法不僅費時、費勁,而且準确率也相對不高,很難及時給臨床提供依據。
  當前針對CRP在婦産科感染性疾病的應用價值研究還相對不多,有相關研究發現,在感染性疾病患者中,CRP水平和WBC水平有着一緻的趨勢,都有不同程度的升高,但是這兩個指标相比較來說,CRP在感染性患者中的表現要比WBC敏感一些[4-5]。本次研究中感染組中的CRP水平、WBC水平均明顯高于對照組的CRP水平、WBC水平,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同時,嚴重感染組中的CRP水平顯著高于局部感染組中的CRP水平,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可見,通過CRP結合WBC水平的檢測可以對婦産科感染進行篩選,但CRP與WBC相比,對感染性疾病相對敏感一些,這個研究結果與前人的研究結果是相一緻的[14]。
  本次研究發現,在婦産科感染性疾病患者中,CRP和WBC都呈現升高的趨勢,并且CRP在婦産科感染性患者中的表現要比WBC敏感一些,在臨床上值得借鑒。
  參考文獻
  [1]包甘芬.婦産科住院患者合并醫院感染的特征分析及預防對策[J].中華醫院感染學雜志,2011,21(1):59-60.
  [2]顧紅紅,應群芳.婦産科住院患者醫院感染特點及相關因素分析[J].中華醫院感染學雜志,2011,21(6):1125-1127.
  [3]劉毅.基層醫院婦産科感染性疾病73例臨床診療分析[J].醫學信息中旬刊,2011,24(4):1335-1336.   [4]劉中路,朱曉燕,孫秀英,等.C反應蛋白檢測在臨床急性感染中的應用[J].菏澤醫學專科學校學報,2002,14(2):34-35.
  [5]王雙林.C-反應蛋白(CRP)和白細胞計數(WBC)在感染疾病中的對比分析[J].健康必讀,2012,20(5):328.
  [6]盧海清.血清降鈣素原和C-反應蛋白在支氣管炎和肺炎患者診治過程中的變化[J].實用醫學雜志,2008,24(15):2610-2611.
  [7] Zakynthinos S G,Papanikolaou S,Theodoridis T,et al.Sepsis severity is the major determinant of circulating thrombopoietin levels in septic patients[J].Critical care medicine,2004,32(4):1004-1010.
  [8] Pihl E,Zilmer K,Kullisaar T,et al.High-sensitive C-reactive protein level and oxidative stress-related status in former athletes in relation to traditional cardiovascular risk factors[J].Atherosclerosis,2003,171(2):321-326.
  [9]秦東春,張欽憲.感染性和非感染性燒傷患者血清CRP和PCT水平比較[J].山東醫藥,2012,52(4):90-91.
  [10]吳達黨.PCT,hs-CRP與ICAM-1在新生兒感染診斷價值的探讨[J].中外健康文摘,2011,8(7):50.
  [11]馬代珍,王輝豔,宋秀俊,等.婦産科綜合病房院内感染危險因素分析與護理對策[J].中國現代醫生,2010,48(27):52-53.
  [12]胡向陽.綜合性醫院婦産科醫院感染危險因素分析與護理對策[J].醫學理論與實踐,2009,22(9):1148-1149.
  [13]倪穎,王良鳳.綜合性醫院婦産科醫院感染的危險因素分析與護理對策[J].解放軍護理雜志,2006,23(11):34-35.
  [14]孟雪梅,趙小衛,徐啟峰.婦産科感染疾病中CRP測定的診斷價值研究[J].海南醫學院學報,2012,18(12):1794-1796.
  (收稿日期:2013-04-23) (本文編輯:歐麗)

推薦訪問:閥體 閥體 閥體 閥體
上一篇:取環前,可以肛門塞康婦消炎栓嗎 康婦消炎栓用于絕經後婦女取環術後鎮痛消炎的臨床療效觀察
下一篇:最後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韓美範文網- 精品教育範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範文網- 精品教育範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号-73

http://m.juhua866857.cn|http://wap.juhua866857.cn|http://www.juhua866857.cn||http://juhua86685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