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學校體育“健康第一”指導思想的思考】 學校體育應突出什麼指導思想

來源:好詞好句 發布時間:2019-07-23 04:45:24 點擊:

  摘 要:從學校體育定位、學校體育以學校教育指導思想替代自身指導思想、學校體育不能解決健康的所有問題、學校體育應該有自己的指導思想以體現其特殊價值等方面對“健康第一”的學校體育指導思想進行了思考,以期達到活躍學術研究、更好地為學校體育實踐服務的目的。
  關 鍵 詞:學校體育;指導思想;健康第一
  中圖分類号:G807.0 文獻标志碼:A 文章編号:1006-7116(2013)05-0008-04
  學校體育指導思想是人們對學校體育價值取向的認識,是用來指導學校體育實踐的。任何一個指導思想的确立,都有一定的時代性,随社會、教育等的發展而變化。改革開放以來的不同時段,學校體育指導思想也不同,如體質教育思想、快樂體育思想、終身體育思想、以生為本思想等。特别是新世紀以來伴随着基礎教育改革又提出了“健康第一”的學校體育指導思想。199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進素質教育的決定》指出:“健康體魄是青少年為祖國和人民服務的基礎前提,是中華民族旺盛生命力的體現。學校教育要樹立健康第一的指導思想,切實加強體育工作,使學生掌握基本的運動技能,養成堅持鍛煉身體的良好習慣。”據此,有學者提出了學校體育“健康第一”的指導思想,在2001年(試行)和2011年實施的《體育與健康課程标準》都将此作為體育與健康課程的第一理念和指導思想。
  “健康第一”指導思想基于健康概念的演化,力求從身體、心理、社會适應和道德等方面促進學生身心全面的健康。目前,教育的指導思想、學校體育的指導思想、體育與健康課程的指導思想,甚至于體育課堂教學的指導思想都是同一個,以至于廣大的體育教師在進行課堂教學設計和說課時,不加上“堅持健康第一的指導思想”就有可能不被認可或得不了高分。那麼,“健康第一”是不是學校體育的指導思想?如果是,就應該能較好地指導實踐,可為什麼學生的健康狀況總是“令人堪憂”?是否在操作層面上出現了問題?如果不是,那又應該是什麼?因此,本研究基于學校教育的視野從學校體育的本質和價值視角出發,結合社會對學校體育的訴求,以及體育與健康關系等對學校體育“健康第一”指導思想進行思考。
  1 自古以來學校體育就是學校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古代中國,儒家所尊崇的“六藝”——禮、樂、射、禦、書、數體現了當時學校課程設置的全方位、多層次性。在西方學校體育也與中國古代有驚人的相似,古代希臘學校體育已經發展到相當完善的程度,尤其是雅典教育的體育鍛煉不僅要使學生身強力壯,更要求發展均稱。為個人的和諧發展打基礎的學校體育思想和實踐,更是國外古代學校體育完整而典型的代表[1]。另外在古代希臘博雅教育看來,紳士的标志不僅僅是學養,更是德性、禮儀和才藝。它傳達的教育學理念是,完美的紳士應該是有德之人;應該具備真才實學,但并非學究;紳士應該娴熟擊劍、舞蹈、法語等才藝,同時通過打獵、闆球等貴族體育娛樂方式來增強體魄。
  我們再看近代,被譽為近代學校體育之父的捷克教育家誇美紐斯提出:“健康的精神高于健康的身體”、“一種娛快的心情就是一種健康”、“精神快樂是人的生命源泉”。他特别提出了遊戲在教育中的意義,指出:“兒童遊戲的時候,智慧總是在緊張的活動,甚至可以得到磨練;遊戲也可以使兒童自尋其樂,并可以鍛煉身體的健康、精神的活潑和各種肢體的敏捷。”兒童從遊戲裡可以學到日後所需要的很多有用的東西。因此,他在論述幼兒的智育、語言發展、體育和德育時,都提出了用遊戲的方式進行。
  洛克則把一個紳士能否“忍耐勞苦”、“出人頭地”同身體強健與否直接聯系起來。怎樣才算是“強健的身體”?“身體強健的主要标準在于能忍耐勞苦”,因此,他主張身體鍛煉自幼兒就要開始。毛澤東也指出:體育“非第調感情也,又足以強意志。體育之大效,蓋尤在此矣。夫體育之主旨,武勇也。”
  可見,古今中外的學校教育都認為:體育是學校完整教育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體育不僅使人身體上獲得好處,更能在意志和精神上受益,其所特有的對身體和意志方面的價值是其他課程無法比拟的,這種價值的獲得也正是當時學校教育所需要的,是培養“君子”和“紳士”必不可少的能力和品質。無體育不成為完整教育,培養不出“完美人”;脫離教育談體育就是無源之水,不能成江河!正如袁敦禮[2]所言:“體育雖不能盡一切教育之能事,然如無體育,則不成其為教育,教育含意至多,範圍至廣,體育為其不可缺之一種方法,而不能謂體育為其唯一最重要之方法。”這深刻地闡明了學校體育在學校教育中的定位:學校體育不僅具有增進學生的生長發育和塑造學生的身體形态及功能之特殊作用,更重要的是它具有“育人”的功能,學校體育是學校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它與學校其他課程一起共同承擔着完美學生人格的使命,使其成為促進學生健康必不可缺少的重要課程之一。
  2 “健康第一”一直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學校教育的重要指導思想
  回顧新中國成立以來學校教育的發展曆程不難看到,“健康第一”一直是學校教育的重要指導思想。早在建國初期毛澤東給時任教育部長的馬叙倫寫信,針對學生營養不足、學習過重、健康不良的實際,強調“要各校注意健康第一、學習第二,營養不良,宜酌增經費,學習和開會的時間宜大減,病人應有特殊待遇,全國一切學校都應如此。”1951年1月15日,毛主席再次就學生健康問題緻信馬叙倫說:“提出健康第一,學習第二的方針我以為是正确的。”[3]1951年8月政務院公布了《關于改善各級學校學生健康狀況的決定》,其中就指出:“增進學生健康,乃是保證學生完成學習任務,并培養出有強健體魄的現代青年的重大任務之一”,要求“立即糾正忽視學生健康的思想和對學生健康不負責任的态度,切實改善各級學校的學生健康狀況”。20世紀末中共中央國務院針對一些學校的教育思想還不夠端正,片面追求升學率的傾向,再次強調“基礎教育要貫徹‘健康第一’的思想,切實提高學生體質健康水平。”由此可見,自新中國成立以來“健康第一”一直都是我國學校教育的重要指導思想;“健康第一”是相對于我國基礎教育長期以來受應試教育的影響,而忽略學生的身體健康所造成學生體質下降而提出來的。1999年6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頒發的《關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進素質教育的決定》中旗幟鮮明地指出:“實施素質教育,必須把德育、智育、體育、美育等有機地統一在教育活動的各個環節中。學校教育不僅要抓好智育,更要重視德育,還要加強體育、美育、勞動技術教育和社會實踐,使諸方面教育相互滲透、協調發展,促進學生的全面發展和健康成長。”這不難看出,學生要“五育”并重,以求和諧發展,使人健康成長,而不是哪“一育”通過“單打獨鬥”便可做到的。   另外,我們從邏輯學角度看,學校教育與學校體育是整體與部分的關系,學校體育思想的提出應受教育思想的約束,但不能完全照搬。如果學校各學科課程的指導思想都以學校教育的思想所替代,就犯了“概念不當并列”的邏輯錯誤,同時也失去了各學科在整體學校教育中應有的特殊地位與價值。所以作為學校教育一部分的學校體育(或體育課程)指導思想就應在遵循學校教育指導思想的前提下,更加突出自身的本質特點。體育的本質就是“強化體能的非生産性肢體活動”。所以,學校體育的指導思想應該尊重這種體育的特質,在學校教育思想的引領下,允許百花齊放、百家争鳴,多元思想并存,以建立能充分彰顯體育學科特色的指導思想體系。
  3 單靠學校體育不可能解決學生健康的所有問題
  健康問題是近半個多世紀以來世界性的話題。早在1948年,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成立時,就在其章程中開宗明義地指出:“健康是身體、精神和社會适應上的完美狀态,而不僅是沒有疾病或是身體不虛弱。”1978年9月《阿拉木圖宣言》中也指出:“大會茲堅定重申健康不僅是疾病與體虛的匿迹,而是身心健康社會幸福的總體狀态,是基本人權,達到盡可能高的健康水平是世界範圍的一項最重要的社會性目标,而其實現,則要求衛生部門及其他多種社會及經濟部門的行動。”1989年,WHO深化了健康的概念,認為健康應包括軀體健康、心理健康、社會适應良好和道德健康,要求人們應從這4個方面來綜合評判一個人的健康。到了1999年,世界衛生組織又提出了人體健康的新标準,即肌體健康的“五快”和精神健康的“三良好”。肌體健康的“五快”指:吃得快、便得快、睡得快、說得快、走得快。精神健康的“三良好”指:良好的個性人格、良好的處事能力、良好的人際關系。如果我們從多維的角度來考察人的健康,也就不難發現影響健康的因素是多方面的。
  另外,“學校體育”這一術語是中國對體育分類時的提法,體育界習慣将體育劃分為:競技體育、群衆(社會)體育和學校體育三大類别,說到學校體育時一般人們都習慣于從體育的角度來探讨問題。如果我們從學校教育的角度來考察,所謂的學校體育實際上就是學校體育課程,但在學校教育中人們很少從學校課程設置的角度來探讨體育的問題。正因為視角的不同,常常會引起我們在分析學校體育問題時脫離教育的本質特征,僅從體育所具有促進人體健康的功能之角度來審視。當國家體育總局和教育部共同關注青少年的體質健康問題時,常把學生的健康問題簡單地歸因為于學校體育工作質量的優劣是值得商榷的。在學校教育這個大系統中,其各組成部分之間有着互相依賴、密不可分的價值取向,德育、智育、體育等幾方面都是大系統中既相對獨立又相互作用的統一和諧之因素,增進青少年健康不僅是學校體育的目标更是學校教育、乃至全人類為之奮鬥的目标。因此,人們賦予學校體育承載學生健康使命的理想期盼,并不是單一學校體育所能承擔的。
  王占春曾說“健康并非體育的唯一目标,而且體育也擔當不起健康的全部目标。”[4]這一語道破了健康和體育的關系不是線性的關系。把世界性的四維的健康問題都推到學校體育頭上,使其背負着沉重的十字架,去完成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再看看學校體育圈裡的人們,整日神情莊嚴地圍繞學生健康制定着大大小小的“周密”規劃、進行着各級各類的培訓,其效果值得反思。而提倡“健康第一”的學校體育思想也已十載有餘,我們為之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可為什麼反饋給人們的盡是學生健康令人堪憂的信息呢?其實實現學生健康目标不但要配以多種的手段、方法和渠道,更應該是學生、學校、家庭、社會、政府各盡其責,為學生的健康做出自己應盡的義務。
  4 “健身育人”應是我國學校體育工作的永恒主題
  學校體育作為學校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具體歸屬首先是學校教育;其次是體育。學校體育應該在這二者結合之下建立起自己獨特的指導思想,與其他課程一起共同完成學校教育的使命。自古以來學校體育的宗旨就是發展學生的基礎性動作技能和學生的體能,在身體練習和運動實踐中培養學生的情趣,完善學生的人格。目前我國基礎教育體育課程改革首先應該與其他課程一起共同發展學生的身心健康,其次是完成自身課程所肩負的獨特功能。學校體育與學校其它課程一樣不僅要對學生的健康負責,更要對學生的身心發展負責。學校體育要着力發展學生的身心可發展性,通過體育課程傳授給學生規範的動作技能,培養學生在團隊競争中的拼搏意志,培育學生的身心和諧、人格健全,造就學生面對困難的自信心與頑強意志力。學校體育的工作必須基于學生的需要,着眼于學生身心潛能的喚醒,促進學生知識、情感與動作技能等方面的和諧發展;必須關注學生所面臨應試教育的身心壓力和學生生長發育中的獨特需要,必須關注學生的終身學習之願望,提高學生的體能水平,這些才是學校體育在學校教育工作的實際操作中所能完成的任務和所能達到的目标。
  學校教育目标主要有三大領域:認知、情感和動作技能。動作技能發展領域在人的社會行為發展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人的年齡越小其作用就越大,這也是動作教育為何很早就成為各類學校教育重要内容的原因所在。從世界學校課程的曆史演變與發展看,體操或體育課程很早就成為培養完善人格的重要課程,更多的是為了發展學生的基礎性動作技能和提高學生的體能,為提高學生的健康水平、行為氣質和構建完善的人格奠定堅實的身體基礎。學校體育主要肩負的任務就是發展學生的基礎動作技能、提高學生的體能和完善學生的人格。因此,我們認為目前我國學校體育的指導思想應該是“健身育人”。“健身”是指發展學生的基礎動作技能與增強學生的體能,為全面增進學生健康奠定身體基礎;“育人”是指通過身體運動方式培養學生具有豐富的情感和具有一定社會責任感的人。學校體育隻有将“健身”與“育人”相結合才能突顯學校體育在學校教育中所具有的本質特征。“健身”與“育人”的完美結合是學校體育特有的專利,它是通過體育教師身體力行地教和學生身體力行地身體練習與專門的身體訓練來實現的。因此隻有将學校體育的指導思想正本清源,學校體育才能與學校其他課程一同系統地、全面地實現學校教育“健康第一”的目标。
  學校體育“健康第一”指導思想的提出迎合了“世界健康問題”的大背景和我國教育思想的指向,其出發點是好的應當大力提倡。然而,它卻又在一定範圍内導緻學校教育、健康教育、體育、學校體育、體育與健康課程、體育教學等概念模糊、層次不清、關系混亂,直接影響學校體育的實踐效果,值得反思和深入研究;學校體育指導思想是人們對體育價值的認識,不同的價值取向可以提出不同的思想。因此,多元性學校體育思想的并存是符合事物發展規律的,特别是學校體育的指導思想更應該允許多元化;但無論價值取向如何,以發展學生基礎性動作技能和學生體能為宗旨,在身體練習和運動實踐中培養學生的情趣,完善學生的人格,承擔起學校教育賦予它的身體教育功能則是學校體育的永恒主題。
  參考文獻:
  [1] 周登嵩. 學校體育學[M]. 北京:人民體育出版社,2004:5.
  [2] 袁敦禮,吳蘊瑞. 體育原理[M]. 上海:上海勤奮書局,1933:150.
  [3] 何東昌.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要參考文獻1949—1975[M]. 海口:海南出版社,1998:32.
  [4] 毛振明,賴天德. 解讀中國體育課程教學改革――著名專家、學者各抒己見[M]. 北京:北京體育大學出版社,2006.

推薦訪問:閥體 閥體 閥體 閥體
上一篇:學校體育應突出什麼指導思想_論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學校體育指導思想
下一篇:最後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韓美範文網- 精品教育範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範文網- 精品教育範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号-73

http://m.juhua866857.cn|http://wap.juhua866857.cn|http://www.juhua866857.cn||http://juhua86685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