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分子肝素鈉說明書【低分子肝素對圍生期血液高凝狀态的作用及安全性】

來源:職場知識 發布時間:2019-07-23 04:49:08 點擊:

  【摘要】 目的:探讨低分子肝素對于圍生期血液高凝狀态的預防效果及使用安全性評估。方法:收集2011年4月-2012年4月本院住院分娩的孕産婦168例,随機編号法分為對照組67例和低分子肝素組101例,對照組僅給予氣壓治療,低分子肝素組給予低分子肝素聯合氣壓治療,觀察兩組治療前後凝血功能的改變,同時填寫治療效果調查表,評估孕期使用低分子肝素的安全性及副作用。結果:經陰道分娩及剖宮産的孕婦中,兩組患者出血量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低分子肝素組的D-二聚體、Fbg含量明顯低于對照組,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P0.05)。低分子肝素組剖宮産共53例,平均手術時間為32.75 min,與對照組的平均時間31.24 min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低分子肝素組出現1例注射部位的血腫,1例出現過敏反應,3例出現轉氨酶升高。結論:速碧林能有效地降低PLA、D-二聚體的含量或活性,從而降低血栓形成的風險,同時建議常規檢測凝血功能。它與普通肝素相比,對于孕婦無明顯毒副作用,更适用于孕婦血栓性疾病及DIC的治療。
  【關鍵詞】 低分子肝素; 圍生期; 高凝狀态
  圍生期深靜脈血栓栓塞(VTE)是孕産婦在孕期、産時和産後容易發生的一種嚴重并發症,發生率占所有分娩産婦的1‰~2‰[1]。在歐美,妊娠相關深靜脈血栓形成總體發病率為12.1/萬,死亡率0.26/10萬,妊娠相關的肺栓塞(PE)發生率為5.4/萬,死亡率為0.96/10萬,PE風險在産後短期内最高,尤其是剖宮産後,是産婦死亡的主要原因[1-2]。約75%的VTE發生于産前階段[2]。血液高凝狀态是血栓形成前的一個過渡時期,目前多數學者認為血栓性疾病最關鍵的處理是預防血栓形成。國内外目前對于圍生期血液高凝狀态的治療目前主要以肝素(低分子肝素)、香丹注射液及物理治療為主。低分子肝素(速碧林)具有高比例的抗因子Xa和抗因子Ⅱa活性,具有快速和持續的抗血栓活性,目前有限的數據顯示其複發風險較低,但孕期使用肝素的時機及骨質疏松等并發症的發生率,及其治療有效性尚缺乏确切資料,且國内目前關于低分子肝素在孕産婦中使用研究較少[2-3]。本文系統分析168例圍生期血液高凝狀态孕産婦使用速碧林的有效性及安全性,為孕産婦合理使用速碧林提供依據。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收集2011年4月-2012年4月本院住院分娩的血液高凝狀态孕産婦共168例,随機編号法分為對照組67例和低分子肝素組101例。兩組孕婦年齡、身高、月經來潮的時間、持續時間等一般資料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具有可比性,見表1。
  1.2 入選與排除标準 (1)圍生期血液高凝狀态診斷标準:孕晚期凝血常規提示Fbg>4.0 g/L,D-二聚體>0.5 g/L;血常規提示血小闆>300×1012/L和/或血紅蛋白>130 g/L;(2)既往無流産、死産及習慣性流産等不良孕産史及家族遺傳病;(3)年齡20~35歲,第一胎;(4)不使用其他任何形式的抗凝治療或影響凝血功能的藥物治療;(5)無心血管、代謝、肝、腎、眼科、生殖系統疾病、腫瘤和排除手術禁忌證及使用抗凝藥物的禁忌證;(6)近期無手術或外傷病史[4-5]。
  1.3 研究方法
  1.3.1 藥物及儀器 速碧林(葛蘭素史克,批号:11115191)。氣壓治療儀(WONJIN MULSAN CO.LTD,型号:POWER-Q1000)。
  1.3.2 用藥方法 速碧林2850 IU(0.3 ml),皮下注射,1次/d,連續使用3 d。氣壓治療方案,氣囊壓力設定為100 mm Hg,治療時間為20 min,間歇時間為60 s。對于納入研究的各個研究小組分别給以不同的治療方案,對照組僅給以氣壓治療,低分子肝素組給以氣壓聯合低分子肝素治療。
  1.4 觀察指标 孕晚期孕婦常規檢查血常規、凝血常規、D-二聚體、肝功能及血液生化,符合病例納入标準的孕婦随機分成對照組、低分子肝素組,分别按照研究方案給以不同的治療方案。各研究小組均給予下肢氣壓治療。治療期間,嚴密監視孕婦對藥物的治療反應。治療後第3天複查血常規、凝血常規、D-二聚體,産後42 d複查血常規、凝血常規及D-二聚體。各組病例均于産後42 d門診複查時填寫治療效果評估表。
  1.5 産後出血量評估方法 (1)順産:事先稱重産包、手術包、輔料包和衛生巾等,産後再稱重,前後相減所得結果的重量按血液比重1.05換算成ml。量杯測量留于彎盤内的血液。會陰側切的出血量使用已知重量的小棉墊放置于側切處,按稱重法計算出血量。(2)剖宮産:通過記錄分娩過程中羊水和血的混合總量,測定血液與羊水混合液中紅細胞壓積值HCT,通過公式計算羊水中血量。羊水中血量=總羊水和血混合液量×羊水HCT/産前血HCT。負壓吸引瓶預先使用肝素12 500 U抗凝[6-8]。
  1.6 統計學處理 采用SPSS 18.0軟件對所得數據進行統計分析,計量資料用(x±s)表示,比較采用t檢驗,計數資料采用 字2檢驗,以P0.05),其中5例出血估計超過300 ml。剖宮産分娩的孕婦中,對照組出血量(200±68)ml,低分子肝素組出血量(223±47)ml,兩組孕婦出血量對比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其中2例估計出血400 ml,1例估計出血500 ml。其中陰道分娩病例估計出血超過300 ml,剖宮産病例估計出血超過400 ml使用巧特欣後出血減少。   2.2 低分子肝素對孕婦的不良反應評估 本項研究中,1例出現注射部位的血腫,經局部加壓處理後血腫消退。1例出現過敏反應,表現為四肢皮膚出現少量斑疹伴輕度瘙癢,立即停止使用速碧林後給以地塞米松10 mg靜推,症狀明顯改善。3例出現轉氨酶升高,詢問病史均證實與産褥期睡眠不足及飲食失調所緻。無一病例出現血小闆減少症、血栓形成、出血迹象。
  2.3 速碧林對孕婦血液高凝狀态的改善 與對照組比較,低分子肝素組D-二聚體、Fbg含量降低,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2。
  2.4 低分子肝素對剖宮産手術時間的影響 本研究中,低分子肝素組剖宮産共53例,平均手術時間32.75 min與對照組的平均時間31.24 min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其中低分子肝素組共有2例剖宮産時間超過50 min,術中出血估計400~500 ml,使用巧特欣及欣母沛加強宮縮後出血減少。
  3 讨論
  VTE是孕産婦在孕期、産時和産後容易發生的一種嚴重并發症,可導緻孕産婦死亡。近年來随着生活方式的改變,時有VTE導緻孕産婦死亡報道,報道例數在逐年增加,存在很大安全隐患,且目前國内對于VTE的預防和治療的探索剛剛起步。目前的研究提示,使用小劑量低分子肝素者DVT的發生率低3~4倍,雖然肝素對母體有一定的風險,但其出血風險與非妊娠婦女對比無明顯差異,肝素不通過胎盤屏障,不會增加胎兒畸形和出血的風險[2-3]。Lepercq對624例妊娠期使用低分子肝素的安全性進行了回顧性研究,結果提示妊娠期間使用低分子肝素是安全的[2-3,9]。
  速碧林是低分子肝素鈣,系由腸黏膜獲取的氨基葡聚糖(肝素)片段的鈣鹽,由具有抗血栓形成和抗凝作用的普通肝素解聚而成,抗凝血因子Ⅹa活性與抗凝血因子Ⅱa或抗凝血酶活性比是3:2[10]。D-二聚體是血栓性疾病的初步篩查項目,D-二聚體的升高提示血栓的風險增加,本文研究提示速碧林能有效地降低Fbg、D-二聚體的含量或活性,從而降低血栓形成的風險。有研究認為,它能降低凝血酶誘導的血小闆聚集,而對血小闆功能和數量影響小,PT、TT、APTT在治療前、後未發現明顯變化,内科不建議臨床常規監測APTT及PT[10-11],結合本研究結果認為,孕婦在孕期凝血系統出現生理性變化,部分孕婦合并貧血等内科疾病,且速碧林能降低Fbg的含量,為全面評估孕婦凝血系統功能,依然建議常規檢測凝血常規。
  本文研究提示使用速碧凝無增加産後出血的風險,無明顯延長剖宮産手術時間。推測與速碧林在體内不易被血漿蛋白清除,其抗Xa作用強,抗IIa作用弱,它能降低凝血酶誘導的血小闆聚集,不增加血管通透性,因而臨床作用時間長,克服了普通肝素易出血的缺點[11]。本研究提示,速碧林暫未發現對于孕婦的不良反應,不通過胎盤不引起胎兒畸形,更适用于孕婦血栓性疾病及DIC的治療。
  參考文獻
  [1] Why Mother Die:The confidential enquiries into maternal deaths in the Unites Kingdom 1997-1999[M].London:RCOG Press,2001:49-71.
  [2]段濤,楊慧霞.高危妊娠[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8:841-845.
  [3] Cosmi B,Legnani C,Bernardi F,et al.Value of family history in identifying women at risk of venous thromboembolism during oral contraception: observational study[J].BMJ,2001,322(7293):1024.
  [4]劉寶瑛,鐘梅,餘豔紅.圍生期深靜脈血栓發病率及其高危因素的流行病學調查[J].廣東醫學,2006,27(2):265-267.
  [5]張玉榮.孕産婦靜脈血栓栓塞臨床分析[J].心血管康複醫學雜志,2003,12(4):355-356.
  [6]李東峰,王紅英.圍産期下肢深靜脈血栓形成28例臨床分析[J].現代婦産科展,2004,13(4):309-311.
  [7] Sephton V,Farquharson R G,Topping J,et al.A longitudinal study of maternal dose response to low molecular weight heparin in pregnancy[J].Obstet Gynecol,2003,101(6):1307-1311.
  [8]曹澤毅.中華婦産科學[M].第2版.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1999:614-617.
  [9] Wells P S,Anderson D R,Ginsberg J.Assessment of deep vein thrombosis or pulmonary embolism by the combined use of clinical model and noninvasive diagnostic tests[C].Semin Thromb Hemost,2000:643-656.
  [10]王梅平.低分子肝素治療腦梗死前、後凝血和纖溶系統的變化[J].心血管康複醫學雜志,2003,12(5):438-450.
  [11]李世輝,李增甯,何曉,等.速碧林治療彌散性血管内凝血療效觀察[J].中華實用中西醫雜志,2O04,17(6):821-823.
  (收稿日期:2013-08-02) (本文編輯:歐麗)

推薦訪問:閥體 閥體 閥體 閥體
上一篇:陰式子宮肌瘤剔除術【陰式子宮肌瘤剔除術實施的可行性分析】
下一篇:最後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韓美範文網- 精品教育範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韓美範文網- 精品教育範文網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号-73

http://m.juhua866857.cn|http://wap.juhua866857.cn|http://www.juhua866857.cn||http://juhua866857.cn